www44rfd.com_www44rfd.com_【申愽手机版】

来源:副县长为老板提供“保姆式”服务获3300余万回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2 22:05:03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文化场馆人气旺起来(民生视线)#标题分割#  数据来源: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  核心阅读  ●依托“总馆”储备,设立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整合、调动各级公共文化服务力量,促进优质文化资源双向流动。  ●将闲置的文化馆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培训机构使用,后者则无偿提供舞蹈培训,双方实现互利共赢。  ●提供“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2018年初,一份来自福建省福州市政协的社情民意信息——《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使用率不高亟待引起重视》引发当地舆论关注。“市民文化设施知晓度不高,文化活动参与甚少,不少场馆门可罗雀。”信息撰写人、福州市政协副秘书长林敦直言不讳。  问题摆上台面,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给出了态度:迅速整改。  一要完善功能,规范管理,提高设施的利用率;二要对接需求,改进服务,提高群众的满意率;三要用好载体,集聚人气,提高活动的参与率;四要加强宣传,营造氛围,提高市民的知晓率——这四项承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易。搞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如何扩大资金来源?文化设施延伸到大街小巷,管理、维护如何跟进?文化产品相较其他公共产品,更多元、更复杂,更难以定义品质、量化标准,如何实现供需精准对接,把文化春风送到居民心坎上?  一年多过去了,福州给出了答卷。  其实,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资金、技术、人才等条件也不尽相同。做好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没有标准答案。但福州的“解题思路”值得其他地方借鉴。  统筹利用资源,不让文化设施成为孤岛  “市政协提出的问题,我们日常调研中也有深刻体会。”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思源坦言。  建设基层文化设施,福州舍得大手笔投入。2015年5月,福州市获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资格。经过几年建设,全市铺设50多台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建成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170多家,村(社区)文化活动室2600多个,文化广场1000多个,各类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近300个。  钱没少花,可服务效果却不尽如人意。陈思源说,由于没能形成顺畅的运作体系,场馆建好了,很多群众却不知道,服务也跟不上,导致文化场馆利用率较低。  以城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为例,项目2014年7月启动建设,力求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借阅图书。“想做成24小时不打烊的‘图书馆’,每台设备安装成本就5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维护的费用。”陈思源介绍。然而投放初期,全市日均借阅量只有200本左右,远未达到管理部门的预期。  使用率偏低,与使用体验不良有关。“当初得知家门口设置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第一时间就来借书。”家住福州市鼓楼区于山社区的孟坤华说,感应区刷身份证办好借书卡,屏幕上挑选好书籍,由机器自动送出,从办证到借阅前后只用了一分钟。“设备用起来的确方便,但书籍种类少,更新频率也不快,而且借书与还书必须在同一设备上,尝鲜的劲头过了,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孟坤华的感受,成为福州市24小时自助图书馆改进工作的抓手。“立足统筹资源,我们创新了全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服务体系,以福州市图书馆为全市公共图书馆网络的中心馆,统一服务标准、技术标准等。”福州市图书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包括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在内,福州的市、县、乡三级公共图书馆实现了资源共享,统一配送,市民凭借一张借书卡就能全城通借通还。  “总分馆体系下,以前孤立的自助设备成为依托总馆储备,遍布市区的‘图书ATM机’,借阅量也提升至日均400本以上,使用效率大大提高。”陈思源说,2019年初,自助图书馆再次升级,提供数十种期刊报纸的电子书,方便市民使用手机掌上阅读。  如今,以图书馆建设为代表,促进文化资源共享的总分馆服务体系建设在福州如火如荼。文化馆总分馆体系下,福州市群艺馆统筹策划,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共同参与,以县(市)区点单、中心馆配送各种文化产品和服务,充分调动各级文化资源互联互通。据统计,汇集省、市、县(市)区多个文化馆的优秀团队与作品的演出,占全市全年各类群艺馆演出总数的70%以上。  激活闲置设施,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福州市闽侯县文化馆每周有两场公益舞蹈培训,每次都人气爆棚。文化馆请来当地知名舞蹈培训机构授课,附近居民可免费学习。“要价不菲的商业培训机构,愿意开展公益培训,这是我们探索‘场所换服务’模式的收获。”闽侯县文化馆馆长林琳说。  啥叫“场所换服务”?2013年新建的闽侯县文化馆群众文化用房面积达2800平方米,在满足10支馆办文艺团队排练需求的基础上,仍有一间100多平方米的舞蹈排练厅利用率较低。公共文化场馆不得对外出租,闲置浪费很可惜。当地的舞蹈培训机构又在四处寻找场所增设培训点,房租、装修费用压力不小。  何不撬动社会力量,实现互惠互利?闽侯县文化馆尝试将闲置的排练厅免费交给商业机构使用,机构则必须开展公益性舞蹈培训,并提供全年的舞蹈演出服务。  双方签署协议,闲置的排练厅立刻有了人气儿。公益舞蹈培训项目去年一年就吸引2000人次参与。培训机构也很满意。“这里位置好,人流量大,文化氛围浓,招生很方便。”机构负责人郭东英说。  一间排练室,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多元化的生动实践。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场所换服务”在闽侯全县铺开。目前,县级文化场馆和各乡镇文化站共引进20多家“场所换服务”机构、团队。  福州长乐区营前街道长安村里,一座明清建筑风格的古厝大宅,从闲置的祖屋变身为大齐书院,成为村里文化活动的主阵地……为激活闲置场所,充实文化设施,福州先后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等10多个文件,各县(市)区也出台配套政策,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供制度保障。  接受群众点单,文化服务有效对接需求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传统模式下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难以满足当下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长期关注公共文化服务的林敦说,“提高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的能力和水平,需要统筹协调建设、管理、使用三个层面,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多元主体共同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格局。”  从创新服务机制到转变服务形式,近年来福州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  “女儿在学钢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街道文化站提出建议,希望能举办一场辅导讲座。”市民林咏怡回忆,没想到仅隔几天,一场音乐讲座就在水部街道开讲,主讲人还是来自音乐学院的教授,这让“点单”的她直呼“太给力”。  “提高群众参与度,关键在于找准痛点,对症下药。以往政府送戏、百姓看戏的单一模式,普遍存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陈思源说,推动文化服务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福州创新“以需定供、按需配送”的互动式、点单式服务,激发群众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做好公共文化服务,人才是关键。为打破人才瓶颈,2016年4月,鼓楼区招聘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文化专干,由市一级文化部门统一管理、培训,有效地解决了基层文化服务场所管理人员短缺、管理能力不足等问题。目前福州各县区的乡镇(街)文化管理人员从创建之初的442人增至579人,达标率100%;村(社区)文化管理人员从2219人增至2538人,达标率100%。  “2019年3月,福州名列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各项指标均达到优秀档次。”陈思源介绍,根据第三方调查,福州总得分为90.0分,群众满意度得分为85.4分,较创建中期的73.3分与72.6分均有大幅提高。  “福州市的实践表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从人民群众实际需要出发,减少程式化的无效供给,建立起公众需求反馈机制,做到公共文化服务精准供给。”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谢宏忠说,在以政府为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主体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由政府、市场、社会组成的多元化公共文化服务生产供给机制,鼓励社会文化团体、行业协会和文化志愿者队伍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公益性与经营性的平衡。同时,还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的组织形式,盘活公共文化资源。(责编:单芳、陈悦)

编辑:www44rfd.com_www44rfd.com_【申愽手机版】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dongjian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黄金价格周一收跌创一周新低 王凯任长春市委书记前任已任新疆政法委书记 詹姆斯入选百大影响力人物唯一的篮球运动员 余英离开后姚振华的地产生意怎么样了? 人民网将进军图片版权视觉中国崩了 《冰糖炖雪梨》开机魏天浩挑战“反一号” 2019上海车展:HondaNeoSportsC… 萨拉赫遭对手嘲讽:感谢上帝他没让我们球员断腿 房间设“温室帐篷”种植大麻香港一对夫妇被捕 南航推“一人多座”:加座250-1700元你会买单吗… 空客与波音补贴争端升级法财政部长促达成友好协议 RoyKim母校乔治敦大学学生联名请愿勒令其退学 姐弟恋成功?曝45岁超模摩丝将与小男友登记结婚 欧冠尤文vs阿贾克斯首发:C罗领衔迪巴拉任队长 中国田协开罚单:波士顿马拉松违规者终身禁赛! 中国这一领域进入复苏期龙头股涨幅全球第二 梅拉尼娅:这届美国第一夫人不是社交名媛而是宅女 赵宝刚回应“不了解90后”争议力挺郑爽演技 刘欢夺冠《歌手》2019:心中只有歌没有王 央行: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 黄金又在逼近1280警惕空头乘胜追击分析师最新预测 OPPO陈明永:以Reno开启OPPO新十年深耕手机… 内田诚:东风有限需促进各品牌之间的协同效应 京东过坎:史上最大规模架构调整刘强东杀伐决断 章莹颖案将于6月3日开审章家人盼被告以死刑定罪 穆雷穿上这件T恤后,巴克利高呼掘金本场必胜 三星折叠手机风险高:多家外媒测评机屏幕已碎 世界閱讀日 邀請您一起「走讀臺灣─探尋後山文學秘徑」 一图了解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日本:中国这座城市崛起后全球制造业版图或将变化 彻底凉凉?向太发长文疑diss许志安出轨,公司已暂停一… 证券",id:"46",cType:"col 高盛:美国汽车关税会使日本GDP增幅降低0.2个百分点 特斯拉确认正在开发“独一无二的电池回收系统” 视觉中国霸占黑洞照片版权?传播权纠纷涉135条诉讼 融信中国:控股股东Dingxin增持166.75万股… 苏宁发布中超战富力海报:同心戮力捍卫奥体主场 蔡英文幕僚:赖清德曾多次说不选支持蔡英文 新版个人征信报告5月上线:以卡养卡将被遏制 “X教授”詹一美开微博!网友:要来华宣传新片? 血拼欧冠!尤文疯狂轮换不急夺冠20年最嫩童子军 索帅:目标带曼联加冕三冠王巴萨是15年最强队 四川能投发展执行董事变动 只一杯咖啡的時間,懂得了什麼是加拿大好生活 清境淨山林明溱與千名志工彎腰清垃圾 洛杉磯中國城遠東廣場美食指南,喚醒你的亞洲胃! 《绅探》今日开播“皮皮探”白宇屡破奇案 央视“名嘴”杨柳打官司妻子哈辉力挺 惠军直通车创新推进互联网+拥军999公益计划正式启动 争议!阿兰单刀破门被吹这球越位吗?VAR看不清 谢霆锋祝贺老爸获得终身成就奖网友:一家子精英 佟大为《如果爱》收视登顶百搭体质获赞万能cp脸 英特尔宣布退出5G手机调制调节器业务因无利可图 首张黑洞照片面世背后:照片“冲洗”用了两年 许茹芸为演唱会积极健身好友轮番鼓励其放松心情 非法集资清查启动:迎全面排查处置条例或上半年颁布 吴迪当选亚洲拳击联合会副主席助推亚洲拳击发展 欧冠半决赛赛程确定:巴萨vs利物浦5月2日凌晨开打 全球三问:经济是否衰退美联储会否加息反弹是否过猛 六年前结束白血病治疗,如今他实现梦想还收获爱情家庭 昨晚美国出了一件大事全世界都吓坏了 军事训练投催泪弹气味随风飘向景区闻者身体不适 信仰“败不败在己”的易企秀要做中国大众版的Adobe 南京大屠杀遗址被指保护不力:门窗尽坏杂草丛生 野村:安踏体育首季零售销售增长放缓重申中性评级 任正非:华为对向苹果等对手出售5G芯片持开放态度 iPhone卖不出去的原因找到了:富人都在逃离屏幕! 成立京东旅行社京东挤入旅游O2O混战 OTRGlobal:苹果一季度iPhone出货量低于… 小扎太惜命脸书股价去年跌25%他薪酬全花在了安保上 郁可唯《记恨》MV首播化身杀手演技获赞 中国环保科技出售北京医诺医院股权 黑版周琦抱摔字母哥!这还只是普通犯规?-gif 东京奥运羽毛球赛程:为期10天暗藏东道主巧思 新华网:对“视觉中国们”声讨后要依法解决问题 杨紫获粉丝赠可爱玩偶搞笑发问:给我外甥女的吗? NASA激进计划:发射探测器高速撞小行星使其偏离轨道 美国比日本还着急先后派多种战机搜索坠毁F35A残骸 比惨!湖人最近三任主教练带队战绩都不到50% 弗格森亲自出马!压阵曼联战巴萨红魔两名将复出 TWICE即将回归心情复杂?周子瑜疑似发文感慨 月球被撞\"哭\"?陨星撞击显示月表8厘米以下就含水 蔡依林地震后惊魂未定吓到发抖,这张图让网友直呼可怜! 每天坚持十分钟,练成跑步达人! 暗访北京奥迪4S店销售:不交金融服务费不办分期 高盛:中国铁塔降至中性评级上调目标价至2.22港元 长安剑:奔驰车主已和解,三部门回应继续专项执法 携号转网成“二等用户”政策不能被架空 外媒:三菱日联银行获准参与中国央行公开市场操作 德银:流媒体成为全球文化必需品Netflix股价将攀… 英镑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走强但今年因为脱欧栽了 剧透王鲁法洛曝《复联4》剧本内容:美国队长xx了 毛不易赞王源很有进取心笑称与梁博都不爱聊天 3月和4月的月最佳公布!字母哥和哈登各取一个 新款科沃兹尚·红系列上市售9.69万起 天弘余额宝一季报:盈利超65亿日均给客户赚7200万 也许这就是她们不愿生孩子的理由吧... 苹果向高通索赔270亿美元5G缺芯困境仍待解 3岁以下幼儿不该看电视 威廉姆斯:美国经济从美联储政策角度看是健康的 迪士尼周五股价大涨11.5%创近10年来最大单日涨幅 陆克坚:伟世通车市寒冬中主要关注未来科技 魅族16s黄章爆料汇总:除了发布日期你想知道都有了 美国去年能源消费创纪录化石燃料占80% 今年全球智能音箱保有量有望突破2亿台中国增长最快 雪莉发声支持韩国废除堕胎罪:还所有女性选择权 日本央行季度展望将显示CPI持续低于2%直至2022年… 2019上海车展:东风风光E3上市补贴后售价10-15… 郑秀文原谅许志安?这场闹剧也该收尾了 争议!绝杀曼城这球先手球了?瓜帅到底冤不冤|gif 美国退伍军人难获所需治疗?5天内3人相继自杀 796件套意大利返还中国文物艺术品回国 因“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突然ST如何防?(附名单) 1.5亿欧!皇马已知博格巴身价曼联绝不会贱卖他 零封黑洞!恒大发布战人和海报:大有引力吸引3分 怀念那个塔神的第N场进攻杂乱他走后鲁能迷失 起底西安利之星:老板是奔驰中国董事、马来西亚拿督 23中8一节被帽3次?第4节仍是郭艾伦扛着辽篮走 英特尔宣布退出5G手机调制调节器业务因无利可图 卡哇伊砍37分洛瑞回勇猛龙大胜魔术扳成1-1 中国86岁首位女空降兵捐千万后:已来过7个骗钱的 知道是你就是放不住!进球还得广州塔这次是头球 金球奖之争梅西真的好孤独!还有人能威胁他吗? 63岁周润发近照曝光,心情大好笑容如沐春风 汇丰控股:5月3日召开董事会议审议首季盈利及派息 直击|视觉中国澄清黑洞照片版权但质疑方越来越多 Uber将推出新安全功能乘客再也不会上错车 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率团参访粤港澳大湾区 泰勒连发多张线索照片4.26日倒计时引歌迷猜想 開發案在審核前一天被變更回農地 林義守:不排除提行政訴… 中超第六轮转播:央视播三场多路聚焦恒大战鲁能 更“硬核”的SUV荣威MAX预告图曝光 2分鐘打卡紐約最新地標!揭秘HudsonYards超… YouTube音乐在谷歌智能音箱上免费推出中间加广告 临沂男子关押期间死亡:有多处创伤,看守所称因没酒喝不适… 巴菲特:马斯克作为CEO,行为举止还有改进的空间 《唱作人》陈意涵加盟王源:我对小姐姐没兴趣 渐渐消失的国产二线手机 开盘:财报季开始美股周五高开道指涨220点 阿的江:防守是最大的改变我们掌控了比赛节奏 蔡英文称台湾地区领导人有2300万老板网友:能开除你… 蔡依林地震后惊魂未定吓到发抖,这张图让网友直呼可怜! 六部门发文:加强网购和进出口领域知识产权执法 李杨勇被双开通报措辞罕见:靠金融吃金融 曝诺天王有望成为独行侠小老板!库班答应了 许志安黄心颖出轨终极视频曝光!两人同回女方家 《怒海潜沙》曝剧照张博宇演绎搞笑担当灵活胖子 安切洛蒂:好好准备对阵阿森纳的比赛战术会变 枪杀一男一女大庆肇源杀人案嫌疑人王君民落网 沃神:湖人选新总裁,第1个应该给迈尔斯打电话 美国男子折断兵马俑手指案:陪审团对是否有罪意见不一 美国国债市场给美国股市带来了新的热门交易 亚马逊被曝通过Alexa监听用户私生活 Uber4月26日或IPO路演:如何打消对其“烧钱”的… 乐华七子首张专辑《NEXTTOYOU》开启音乐新旅… 微宏助力长安等乘用车动力电池技术 彩客化学飙逾6%料首季纯利增近两倍半 外交部:中方愿同荷方就知识产权保护开展交流合作 报喜鸟创始人去世五湖四海的浙商兄弟集体吊唁 韓國瑜:不怕綠扣紅帽清楚未來臺灣要走的路 大众前首席执行官深陷丑闻因“排放门”作弊遭起诉 《漫长的告别》片场照公开苍井优等人像三姐妹 中国工人“吊”在50米电塔睡着外国网友集体致敬 去挪威怎么走方便?首条中国直飞挪威航线开通 曝许志安出轨视频被卖150万还有两段视频没曝光 曼联五虎登上“巴萨之巅”落日余晖中的微笑 利福国际涨近8%触250天线摩通日前升评级 中石油集团换购ETF套现33亿还是参与国企改革? 富士康:郭台铭数月内不会辞任董事长会淡化个人色彩 中国建材料首季盈利大增 国君(香港):龙源电力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降至7港元 Mate204月26日升级EMUI9.1:华为自… 奔驰维权案暴露投诉流程混乱:不退款还造假业内罕见 两度推迟重型猎鹰火箭终于完成首次商业发射 央行: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 运输业不太景气美国经济发展正在减速 分析师:苹果高通和解将为华为高通和解铺平道路 奔驰车主哭诉维权涉事4S店员工曾诈骗客户1800万 周润发第13次陪跑,无缘金像奖影帝,扒扒陪跑10次以上… 日媒:日政府希望亚开行停止对华融资 莎莎国际现跌逾半成第四季度销售逊预期 外媒:摩拜出售欧洲业务处收官阶段估值或达1亿美元 富国银行:基于情绪的投资是失败的甚至是相反的 日媒:自民党在大阪12区与冲绳3区补选中苦战 12秒差1分打铁!最后5秒失误!马刺太依赖他 河北邯郸成立调查组对曲周县“袁府”展开调查 不存钱的美国千禧一代:60%拿不出500美元应急资金 赌王家族暗战五千亿家产到底赌牌落谁手? EA修复Origin客户端漏洞:黑客可远程运行恶意代码 杨德龙:四大因素提振市场信心A股回调右侧机会显现 外汇局发言人:一季度中国外汇供求保持基本平衡 上市首日飙涨83%Zoom能否真正逃出独角兽破发魔咒… 卖空势头不减:Lyft股价持续下跌 防不住你就把你买来!曝尤文求购阿贾克斯飞翼 路透社:亚马逊7月18日起不再运营中国国内市场业务 易跑送你一个私人健身房开启美好自律生活 太疯狂了,原来这一年NBA发生了这么多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