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msc66.com_www.msc66.com-【人气更狂】

来源:小米奖励雷军99亿利润大降半年市值蒸发3000亿港元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7 06:37:49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安倍出访欧美六国 专家:俯瞰地球仪外交开启2.0版#标题分割#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记者王健摄  安倍能在复杂多变的政局博弈中走到今天,与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和灵活举措息息相关。推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倡导为“积极和平主义”,安倍仿效19世纪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实力外交,确实取得一定成效,但也出现不少外交失算与失误。为此,安倍内阁重新审视近年外交变化,尝试升级外交思路,逐渐形成轮廓日渐清晰的六大外交主攻方向,也催生了“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的基本架构。  一是唯美外交底色没有变。在追求灵活的国家战略和安全利益的同时,维系与美国为首的传统价值观国家的外交,依然是日本外交的第一考量。  二是邻国外交升级为重点。调整周边关系被纳入战略视野,对华外交成为安倍邻国外交务实转型的成功标志,这体现了日本外交的柔韧性与灵活性。  三是经济外交成为务实标的。外交服务于“安倍经济学”及日本企业收益跃升前台,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日第三方市场化合作,摸索与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可能成为突出符号。  四是协商全球治理外交浮出水面。推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等全球性课题,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经贸的多边主义等,成为“俯瞰地球仪外交”另辟蹊径的目标。  五是亚非热点协调外交成为日本的外交新靶向,日本愈发重视亚非中小国家的作用,安倍任内首次出访的亚非中小国家超过20个也验证了这一外溢意图。  六是“印太战略”外交同步深化。推动美日澳印乃至东南亚发挥不同作用,凸显了日本构筑印太区域战略联盟、压制竞争对手的韧劲。  与“俯瞰地球仪外交”1.0版意图通过将触角伸向世界,以四面出击来塑造全球影响力和跻身“正常国家”的努力相比,2.0版意识到如果不能与地理距离如此之近、心理距离如此之远的邻国改善关系,那么日本外交依然如无根浮萍一样没有立足之地,当然也无法迈过历史与现实的那道门槛。日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积极评价眼下的中日关系,认为搞不好对华外交就没有日本的亚洲外交,也就没有日本外交的栖身之处。言外之意,执政党和安倍内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开启正常化的多元化交往,不仅是安倍外交日益圆熟的体现,也是日本世界外交的前提,对“安倍经济学”行稳致远也会构成有效支撑。  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改善对华关系,融入东北亚双边和多边外交,凸显了安倍外交由聚焦广域向打造内核的质的提升,聚焦周边邻国、瞄准地缘关键、实施战略先手,这些都成了安倍“俯瞰地球仪外交”调整后的重点。  安倍政府“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中日外交关系改善进而向正常化迈进的助攻。对华外交由外交向政治、由经济向文化、由领导人向民众、由双边向多边延伸等直接或衍生出来的成果,让日本外交收获了以近邻外交和经济外交为两翼的诸多成果。最高领导人和高层互访的频度加大,中日经贸额和投资合作再度恢复升势,旅游拉动的民间往来不断升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赢合作,如此等等,对华外交由持续改善到关系正常化的飞跃成为安倍灵活和务实外交的试金石,对华经贸合作及外溢效应成为安倍经济学的外部支撑,推动中日友好的努力也成为稳定安倍内阁支持率的积极因素。  曾几何时,安倍政府外交的亚太初衷是与中国的竞争,思维上是遏制优先,底线上是防范威胁,形式上的主要体现是冷淡甚至去周边化。但现实证明,失去周边支撑的日本外交无异于跛脚,放弃周边也等于丢弃外交屏障,日本外交特色也无从谈起。现在“俯瞰地地球仪外交”开启回归或重新重视周边的努力,对日本外交和经济走势是好事,对东北亚周边外交与和平、乃至亚太通商合作也是利好。  当下的日本外交是价值观外交、实力外交、灵活外交等多棱镜的适时调整和组合,推动中日关系步入正常化既是其邻国外交、经济外交的灵活体现,也是彰显其独立外交、实现以顺势而为谋求日本区域外交及经济合作利益的最大支点,不管是从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较长时间维度观察,还是从双方国家繁荣和民众福祉进步的角度,抑或从推进两国经济、文化、体育、青少年交流的实务层面,这一支点无疑能长久夯实化威胁为协调、化竞争为合作、化对立为友好的中日新共识。  开启“俯瞰地球仪外交”2.0版无疑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今后还可能会面临有形无形的修正或考验,但期待它能一直朝着符合中日长远外交利益的正确方向不断充实。(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编辑:www.msc66.com_www.msc66.com-【人气更狂】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zbohman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多部门整治医疗乱象严打骗保挂证等行为 财信宏观:货币M1和M2增速的拐点已经或正在到来 钟嘉欣回港身材恢复苗条为女儿写新歌亲监制MV 为社区做贡献纽约州18名华裔女性获“卓越妇女奖” 日本借口“中国威胁”研发射程400公里巡航导弹 增Avenir版车型新款君越将于3月28日上市 晴儿老佛爷重逢引热议王艳否认复出:我一直都在 黄磊首晒三胎儿子合照,这个动作令网友们羡慕不已 中国中车去年利润113亿人民币 韩媒:涉嫌非法传播不雅照片胜利被再立案调查 要命还是要快乐?《科学》发现糖浆会促进肿瘤生长 价值投资失去活力,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十年月老\"孟非谈感悟:相亲综艺有\"撞题\"有挑… 深度|0胜29负耻辱下仨毛头小子成战神的希望 61+7+9三分!MVP锁定?最骚的是他还加练了! 詹皇自嘲赛季报销:彻底报废咯!勒夫还补刀 A股失3000点:北上资金果断抄底分析师称调整是机会 何峻毅100自48秒29!宁泽涛之外中国最快选手 响应国家号召上汽通用三大品牌调整售价 绿城服务去年多赚25%惟急跌6%失守多条平均线 阿里巴巴证实全资收购协作软件平台Teambition 美B52轰炸机10天内7次逼近俄边境俄连出撒手锏回击 皇马西甲大名单:多名主力轮休齐达内之子入选 科创板受审企业出炉附个股、概念、基金及潜在标的 7记三分!这个杀手有点冷五棵松今夜被他射爆 好睡眠不能靠吃药重庆睡眠障碍门诊专家分享自制“睡眠宝… 腾讯控股盘中涨0.33%报364.2港元 2019北京市民姚记·万盛达扑克大赛走进回天地区 苹果重大转型要来了库克中国行意味深长 李宁:非凡中国附属出售公司6.8%股权 张柏芝晒瑜伽照小秀事业线开心分享驻颜秘诀 球风被打乱已无出路?武杨:仍不后悔打削球 巴克莱银行常健:三大风险压力下央行可能降息 女足世界排名:中国下滑1名位居第16亚洲排第5 黄晓明承认自己某些时候演技不好听到质疑会心痛 吴镇宇晒费曼对比照调侃:有下巴和没下巴的分别 出乎意料!LadyGaga被曝与鹰眼正在交往 48岁洪欣素颜近照曝光,带女儿观看演唱会! 推特考虑给特朗普们的违规推文做标记 重新评估造车新势力:1700亿融资所剩无几淘汰赛20… 华为与面板厂商已签意向书或正布局大尺寸电视 大众正在积极谈判购买福特Argo自动驾驶部门股份 中国人寿获多间券商维持目标价现弹近3% 大新银行集团:年度纯利24.8亿港元同比增长13.4… 日本做的这件事引发中韩齐声谴责 研究:黄金与黄金股谁是鸡谁是蛋? 场均5-1到单节21分!湖人早这么打至于只赢1场? 市场监管总局:多款京东苏宁淘宝在售食品存在问题 伤不起!西人官宣又一大将休战武磊曾给他送助攻 单欢欢:体能越踢越好国奥自己打好了谁也不怕 俄媒:美导弹防御系统难言可靠无法抵挡全面攻击 一方VS恒大首发:郑龙战旧主杨立瑜刘殿座登场 华为去年研发费用破千亿元近十年研发投入超4800亿 孙杨哽咽悼念去世好友:东京奥运为他完成梦想 甲骨文12连败终结!小牛的历史就让他过去吧 48胜都能成为乐透球队!狂野西部究竟有多恐怖? 纽约高中所录取学生过半是亚裔市长:取消考试 陕西奥凯伪劣电缆案一审宣判:被告王志伟无期徒刑 2019新能源补贴政策解读:门槛提高退坡超预期产业… 自称名校毕业任职高管男子在婚恋网骗上千万被抓获 增值税税率4月1日起下调:16%调为13%10%调为… 蔚来汽车陷涨价风波周二收跌逾7% 2019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站公布“十周年”亮点 “香港巴菲特”李兆基拟退休四大天王时代将落幕 盐城爆炸事故涉事厂家管理混乱安全培训不到位 英媒:恒大寻卡纳瓦罗替代人选贝尼特斯成目标 甘肃银行去年多赚2.3%派末期息10.22分 海马汽车景柱:电动汽车不可能完全取代传统汽车 研究生大清退这十所高校已出手 江苏卫健委:省内血液储备充足确保医疗救治需要 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嘉宾观点汇总 24个小时内至少5名美联储官员接连表态不会降息 彻底决裂?外媒曝阿汤哥禁止前妻出席养子婚礼 软银高层人事剧变孙正义重要副手阿洛克-萨马离职 广发郭磊:1-2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中枢下沉符合预期 李荣浩演唱会喊粉丝大姐女粉回应:我只有20岁 冠军赛叶诗文400混预赛第一汪顺意外弃权主力项 离岸人民币贬值跌破6.72关口日内贬值逾100点 金地商置见获利回吐现跌近3% 今天的人工智能,可以像人类一样独立思考了吗? 为娘家事老公要跟我离婚,我这样算是扶弟魔吗? 新兴市场震荡:土耳其股市暴跌7%阿根廷比索至新低 本赛季最无悬念的奖项!韦德瞬间说出他的名字 巨石强森晒与性感女演员合照,胳膊比人家大腿还粗 本周北京气温多起伏周四将降至14℃ 日本女星证书多!宫崎葵有大型车驾照杏有狩猎证 华为P30Pro体验:替代“长焦短炮”以后追星靠它了 西部第四大将至少再休一周火箭的第三稳了? 沈南鹏:中国人追逐梦想改变命运是经济奇迹原动力 许魏洲回应脑袋脖子一样粗网友赞超可爱 调查:英国金融业前景展望降至2008年以来最低 天弘基金规模首度收缩余额宝骤降4500亿 欧阳娜娜发声\"身为中国人很骄傲\"其父怒骂台独是蛆 武大赏樱花引发服装争议揭秘真实“汉服”演变 如何应对小行星撞击?炸碎它可能没那么容易 新西兰2万民众哀悼恐袭遇难者总理戴头巾出席 超級無敵巨大城市萬花筒,來襲多倫多!夏日藝術盛宴即將上… 波音777客机放油39吨备降北京东航:旅客突发疾病 新疆足协进行换届选举孙继海当选新疆足协副主席 耐克破财:未遵守跨境销售规定被欧盟罚1250万欧元 花KMT黨部要\"立委\"參選人提「輔選財務支出計畫」 点融“优化”背后:创始人回归转型之路临考 中市府和麗寶樂園簽就業備忘錄釋出1500職缺 美国这一动作后中国的机会来了 美国入籍流程(试题+音频二) 汇丰梁兆基:加息周期告终香港楼价势再上升 西媒感叹武磊影响力西人将加大中国球员引进力度 宁德时代辟谣\"联姻\"特斯拉动力电池竞逐高能量密度 DataTalks:美股4月份大概率上涨,但上涨空间… 张钧甯“撒泼”追求任嘉伦打戏现场状况频发 囧!苹果新闻订阅服务AppleNews+第一天就宕机 阿根廷主帅:梅西渴望再争美洲杯摆脱梅西依赖症 李宁急升近8%去年多赚近4成 张紫妍案证人曝已故女星共同点四人同属一家公司 苹果春季发布会后股价一度跌逾2%收盘微涨0.25% 创美药业去年净利润为4476万人民币派末期息0.30… 中小白酒企业“突围”之道:抱团发展或小而美路线 国君宏观:经济L型最糟糕时刻已过 美国不淡定了中国抓住了美国的关键“软肋”? 德商行CEO承诺将迅速决定是否推进与德银的合并 美国三大就业指标值得关注市场预测美联储将减息 北京雾霾为何卷土重来?京津冀周边钢铁产量大增 味千中国经营溢利降23%曾因投资百度外卖巨亏近5亿 脱欧乱局之中不乏共识:英镑交易员希望首相梅留下来 20组图对比:雄安两年发生巨变(图) 《都挺好》家庭,爱和被爱与面对和成长 麦当劳完成20年来最大一笔收购未来用算法定制菜单 外汇局:2019年2月我国国际货物贸易顺差为575亿元 李小鹏独家回应安琪不说中文:她中文很差在学习 中保研第二批车型碰撞结果出炉消费者不寒而栗! 中国中车去年利润113亿人民币 挪军费建墙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拒批五角大楼计划 紫光集团申报100亿纾困专项债部分拟支持上下游公司 dailynewsus-waproll",id:"",cType:"col 黄金买起来美债收益率曲线敲响美国经济衰退警钟 花旗:上调信德集团目标价至4.7元维持买入评级 意大利一华人工厂涉非法生产警服检方介入调查 康州小學槍案7年受害學生父親自殺 “建墙”风波:美国防部拨款10亿美元建墙遭反对 为什么发达国家工资涨不上去? 科创板第二批受理企业出炉审核问询关键环节将公开 韓國瑜會劉結一重申堅定支持九二共識 苏媒:球迷在乎的是精神不是胜负期盼江苏复苏 大众正在积极谈判购买福特Argo自动驾驶部门股份 波音“弃购潮”或将近中俄飞机的机会来了? 韩雪再为蓝黑军团打call助力国际米兰亚洲行 摩根资产管理:英国脱欧可能以海关联盟为基础 最新一期NBA老将榜:詹皇继续榜首韦德终上榜 福建只抵抗两节!一波18-0背后是多少年的积淀 澳大利亚拟议新法律:可能会使科技公司高管面临监禁 苹果与特斯拉相继起诉小鹏员工硅谷不再信任海外华人? 恒昌首席经济学家魏力:全球最危险灰犀牛是民粹主义 西媒:美国恐惧中国全球影响增强 中保研第二批车型碰撞结果出炉消费者不寒而栗! 本赛季最无悬念的奖项!韦德瞬间说出他的名字 日本真的失去了20年吗? 中超前瞻:国安直指3连胜恒大复仇战或再遇麻烦 彭丽媛出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女童和妇女教育特别会议 出海“雷声大雨点小”?白酒国际化还面临数道难关 美媒称新加坡购F-35战机向中国传递信息中方回应 武磊有群勤快队友!跑动距离西甲第2巴萨倒第1 以曝光委内瑞拉S300导弹卫星照:5套发射器进入战位 ofo回应\"内部反腐\"行动:继续保持高压态势严格… 沈祥福:要学习泰达的拼搏精神防守不能靠个人 美国这一动作后中国的机会来了 深击|十年淘宝,十年Lazada CBA官方:浙江主帅刘维伟因过激行为被停赛2场 新京报:补贴新政重质提效让新能源车“跑得更远” 第九城市股价大涨后直线跳水跌幅超17% 青岛啤酒明放榜现涨逾4%破多条主要平均线 华晨宇谈前女友,网友:太温柔了! 听说“白云”和“小礼物”将回中国美网友急哭了 再谈北京冬奥羽生结弦松口:我也期待着谁能夺冠 700亿真金白银“追星”:睿远成长背后眼红与争议 明明:监管趋严是主流消费贷难以进一步大幅增加 暗访河北邢台违建别墅群项目曾上报建设酒店客房 瑞风M3/R3新增车型上市售价7.48-9.58万 瑞银:众安在线给予中性评级目标价34.8港元 马斯克的“复仇”:铁了心要“毁灭”泄密者 博鳌\"革新与开放:金融科技的机遇与挑战\"分论坛实录 直击|杨浩涌:AI驱动二手车行业代际跨越重塑价值链 27罚14铁!辽宁罚球惨不忍睹多进1个早结束了 潘石屹:房产税出台会有400万亿价值的存量房受影响 出国留学?中国人准备把学校买了 靠美容院“复出”?范冰冰真够“聪明”的 许家印:恒大对新能源汽车的投入较大坚信一定会成功 东航官网“销售”南航机票航司抱团再战OTA? “曹园”事件背后的违法问题谁有监管责任? Adobe、微软联手对抗Salesforce领英成武… 背靠联华电子去年亏26亿元和舰芯片抢登科创板 腾讯大股东Naspers拟荷兰第二挂牌 益贝力携手嘉映影业打造健身行业新模式 美国一波音737MAX型号飞机迫降机上无乘客 响水化工企业爆炸核心区直击:三个储料罐完全炸烂 黑鲨游戏手机2评测:骁龙855+塔式全域液冷散热 黄磊女儿多多身高太吓人,才13岁就有一米七了! 朱云来:我所了解的欧洲经济基本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