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oojbs.com_www.oojbs.com-【会员开户】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0-21 14:20:46  【字号:      】

www.oojbs.com_www.oojbs.com-【会员开户】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

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

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

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31省会城市出租车现状:重庆“份子钱”超万元为最高#标题分割#  “终于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火车站和机场的时候。”在北京开了一年多的网络专车司机张师傅在听到交通部宣布承认网约车合法时兴奋地按了喇叭。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以前政策不明确,总是担心被罚款,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这得益于备受社会关注的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政策正式公布。7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新闻发布会宣布,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国务院七部门联合颁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将于2016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两份文件是一个进步,它承认了专车合法性,并将其纳入出租车体系管理,有助于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构建健康有序的交通运输体系。”一直呼吁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然而这个步子还不够,改革步伐应该更大一些。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次要的,应逐渐转变为服务型的企业;而重点在于司机和乘客的利益。”  在乘客、驾驶员、出租车公司、网络打车平台和交通主管部门中,乘客和驾驶员往往是弱势群体。那这次能解决多年以来城市居民的“出行难”“打车难”等难题吗?被传统出租车司机普遍吐槽的“份子钱”管理模式还能继续下去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郑州等31个省会城市的出租车现状,包括出租车数量、常住人口、万人拥有量、份子钱、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等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原因和答案。  万人拥有量:  仅乌鲁木齐北京上海等10个城市达标,石家庄最低且17年未增一辆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出租汽车行业的服务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个性化的出行需求矛盾日益突出,各种问题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有的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打车难的问题,行业服务质量不高,老百姓出行的多样化、多层次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特别是在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老百姓个性化出行没有得到满足。  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小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0.5辆;中等城市可在其间取值。按此换算,大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20辆;小城市万人拥有量不宜少于5辆。  根据记者梳理统计的31个省会城市出租车万人拥有量来看,仅有乌鲁木齐、拉萨、北京等10个城市符合指导标准,占比32.26%。南宁、福州、石家庄三个省会城市万人拥有量更低于10,分别为9.62、8.59、6.27。  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出现“出行难”“打车难”等的答案。曾有媒体人调查称,一辆出租车利用率相当于8辆私家车和公务车,如果增加出租车数量,将有效减少私家车和公务车的出行,减缓交通拥堵。增加出租车数量来应对打车难,成为国内不少城市近几年共同的选择。西安市在2011年一次性投放1053辆出租车,合肥市2013年宣布增加1000辆新能源出租车,南京市也在青奥会前后增加3300辆。  然而,很多城市出租车增加数量和需求并不匹配。例如,河北媒体曾在2013年1月报道,石家庄市从1998年以来14年未增加1辆出租车,当地运管处没有正面回应,称“石家庄和全国都一样吧”。3年多过去了,这种状况似乎依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石家庄市运输管理处出租科,未得到确切数量回应。在石家庄市政府官网一篇发布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石市创森宣传工作全面展开》文章上显示,当地仍然只有6710辆出租车。如果从1998年算起,至2015年,也至少有17年未增加一辆出租车。  也有的城市出租车数量在减少。以上海为例,截至2013年,全市运营出租车为5.06万辆。然而2015年上海市统计公报显示,至年末,该市运营出租车4.89万辆。比此前减少了1700辆。一位上海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10多年前相比,出租车司机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早已失去吸引力,再加上工作辛苦,上海年轻人都不愿去开出租。  为何一些城市10多年出租汽车规模没有增加?曹志伟委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交通管理部门往往会照顾出租车公司利益,为减少出租车空载率,而对出租车进行数量管控,并且交通管理部门往往是单纯地以城市静态的人口规模为基准配置出租车数量,而没有充分考虑城市人口结构、经济与消费水平、流动人口组成等因素,因此出租车数量往往不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  份子钱:重庆过万,部分城市降低  专家建议:以缴税方式取代份子钱  “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几百元”,是广大出租车师傅的写照。除了维修和油耗成本,司机每个月还要承担数千甚至上万的“份子钱”。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交给出租车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费、税费等众多费用,也称承包费。它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负担,也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营收收入。  “之前传闻份子钱会降低,但最近又没有动静了,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北京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的哥梁师傅向记者如此说,“自从专车出现以后,拉活最多的一天是因近期某天的大雨,拉了1200多元,好久没有这么多了。”梁师傅说,现在空跑比较多,每天能拉到五六百元已然是碰运气了,刨去份子钱和油钱,到手200元就算满意了。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31个省会城市中,重庆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044元。这个数据来自重庆市交委公开信箱,一位的哥抱怨,他2009年8月的时候,按公司规定的每天上缴份子钱380元,然而到了2015年,份子钱却涨到了每天415元。重庆市交委在查实后回复称,“2015年度公司制定的出租汽车经营方案实际产值任务缴纳标准为:每车产值为14250元/月(475元/天),返还基础工资、杂费等共计3206元/月,实际产值约为11044元/月(368.13元/天),低于行业规定的最高标准11400元/月(380元/天)”。依据该回复发现,即使按重庆市交委核实的约11044元/月,重庆市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仍然是最高的。  而份子钱最低的城市是银川,每月3000元。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而份子钱去哪儿了?据媒体调查发现,份子钱被出租车企业用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变相帮助企业分担各种经营风险和管理成本,有部分还被“腾转挪移”用于企业养人以及支付离谱的办公费、招待费等。在特许准入的垄断性政策下,经营出租车公司成为风险低、省心且稳赚不赔的买卖。  在份子钱模式下,随着专车的不断冲击,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日渐减少,这引发了部分城市这两种新旧业态的冲突。一些城市选择了直接降低份子钱。2015年3月31日,南京市物价局和交通运输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降低出租车“份子钱”,普通车型单班每月下调600元,双班每月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6%、2.86%;2015年10月,兰州市将驾驶员的月承租金由此前3950元降低至3650元。  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它是企业交给地方财政的费用,会被转嫁到“份子钱”里。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有济南、武汉、南京、杭州、昆明、南昌、长沙等7个省会城市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今年4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明理称,从5月1日起,长沙正式取消出租汽车特许经营权使用费,细化到出租车个体来说,每车每月将减轻负担520元。  比较出租车“份子钱”模式和专车“按订单分成”模式,在专车司机张师傅看来,专车模式明显占优,接一订单,平台公司扣费27%左右,一月下来如果营收10000元,扣费不过3000元;另外,一天不工作也不害怕扣钱。而的哥梁师傅则称,每天必须先把份子钱完成,即使生病也不敢停下来休息,如果完不成,基本就是倒贴白干了。  对此,曹志伟委员建议:“新政中提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协商确定出租车承包费标准和定额任务,可见改革不够彻底。应改变原来不合理的利益分配,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即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按营运收入×税率),鼓励司机多劳多得,这也是改革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据报道,广州的改革方案或将出台,出租车管理将利用“每单订单分成”的方式取代固定“份子钱”,乘客的车费也将与司机载客数量、订单有效率、营运里程、营运时间和车辆类型等因素相关,司机“多劳多得”。  管理权限如何考量:  中央明确大方向,地方承担主体责任  在被问及中央和地方管理权限是如何考量时,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强调属地管理责任,“这次改革我们充分尊重了地方城市人民政府的权利,同时又希望全国在事关改革方向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上能够比较明确”,“出租汽车的管理是城市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各个城市的规模、公交发展水平、拥堵情况等等千差万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定位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如何考虑这个城市的出租汽车发展规模等等,需要由各个城市政府来进行确定”,“两个文件给各个城市人民政府留够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地方也可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  对于《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这两份文件,财经评论员宋清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网约车正式合法化,乘客乘坐网约车变得更安全,合法权利得到进一步保障;运营平台因为有规可循,减轻了他们的成本和相关费用支出;传统出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将更加便捷,竞争更加公开透明。”  也有一些谨慎乐观的声音,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法治工作委员会委员丁道勤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专车新规从诸多正面角度规定了相关的管理要求,但尤其值得业界关注的是,众多条款都留下了立法开口,这些都增加了专车新规的不确定因素,也是考虑专车新规未来成效的关键。如网约车运价的政府指导价开口,各地具体实施细则开口等。”  “纵观全规,在鼓励创新背后,专车新规其实还有另一条隐含的主线:保持稳定,禁止冲击出租车市场。在专车新规出台后,创新力量和传统势力的博弈仍将继续。我赞同专车新规的进步方向,希望后续能落实好相关细节,不至于在实施层面走样。”丁道勤说。  “我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已快40年,在监管领域仍不乏一些未跟上时代发展的习惯和做法。我们的政府和各级监管主体要逐渐习惯、适应从‘管理’向‘治理’的职能转变,这就对我国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的改革提出了要求。”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我们要改革我们的治理体系,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政府、企业、智库、个人都参与其中,有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城市各个方面的治理不再是一言堂,一方可以‘任性’而为,而是需要所有的利益主体都参与到其中,协调各方利益,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理效果。”

“梅泾学堂”话传统企业转型升级#标题分割#  这几年,受到经济大环境的影响,纺织制造业也面临着资金、成本等因素影响,濮院作为全国最大的毛针织服装产业集群,如果想在未来的发展中继续保持先人一步、快人一拍的态势,转型升级是关键。  道理大家都知道,可是具体要怎么干?针对企业家们的这一疑惑,濮院为大家送去了一场“及时雨”。  5月13日下午,濮院镇邀请了商务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特聘专家及讲师杨文雅,走进2019年第五期“梅泾学堂”,与全镇300多人分享了传统企业转型升级的新思路。  作为拥有10多年互联网行业经验、电商实操经验的专业讲师,杨文雅将自己擅长的新零售战略、电商运营、企业管理等方面的经营理念,总结梳理成新的商业趋势、消费升级时代的新商业机会和企业转型升级方法论三大方面,分享给濮院企业家。  “如果你还不懂如何利用互联网,那么这个快速变革的互联互通世界里,你的生存模式将逐渐被边缘化。”“你要知道,擅长组合钢筋水泥的万达都拿起了鼠标搞电商;鲜桃、荔枝等易腐败的生鲜商品竟也被农民搬到淘宝叫卖;甚至连小区犄角旮旯里的个人摊位都联入了生活服务网站。”……讲座中不时出现的“金句”让在座企业家醍醐灌顶,也引发了大家的深思。  近年来,不少濮院企业也主动适应新趋势,踏上了以线下与线上零售深度结合为特点的“新零售”之路,喜歌实业就是其中一家。据喜歌实业(男装)电商部负责人李娣介绍,自2010年发展至今,喜歌实业旗下的男装品牌杰尼威尼、利鲨、G·O及女装品牌悦衣美萱已在全国布有1500多家直营店。2016年开始,已在线下销售稳扎稳打的喜歌实业也在线上辟出了一条新路子。  “目前我们在天猫和唯品会上都有自己的零售平台,与线下进行差异化销售。”李娣告诉记者,去年,喜歌实业线上销售额已突破2亿多元。“虽然相较于线下销售额,这个数字还只是一个小头,但我们也会继续摸索,这次的讲堂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思路,解答了很多疑惑。相信在‘数字濮院’建设大潮中,我们在新零售道路上的步伐也会迈得更快更轻盈。”  “濮院的发展离不开企业的发展,企业的发展也需要政府的服务,‘梅泾学堂’就是我们为企业搭建的一个服务和学习的平台,希望通过这堂课能为企业家带来全新的思考与认知,主动拥抱未来,在打造‘智能制造’引擎上下功夫。”濮院镇党委书记苏伟明表示,接下来,该镇将深入开展“三服务”活动,在企业科技创新、人才引育方面给予更多的政策支持与对接帮扶,进一步完善濮院发展的大环境,加快实现智能制造的新目标,构建智能制造的最优生态环境。“梅泾学堂”话传统企业转型升级#标题分割#  这几年,受到经济大环境的影响,纺织制造业也面临着资金、成本等因素影响,濮院作为全国最大的毛针织服装产业集群,如果想在未来的发展中继续保持先人一步、快人一拍的态势,转型升级是关键。  道理大家都知道,可是具体要怎么干?针对企业家们的这一疑惑,濮院为大家送去了一场“及时雨”。  5月13日下午,濮院镇邀请了商务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特聘专家及讲师杨文雅,走进2019年第五期“梅泾学堂”,与全镇300多人分享了传统企业转型升级的新思路。  作为拥有10多年互联网行业经验、电商实操经验的专业讲师,杨文雅将自己擅长的新零售战略、电商运营、企业管理等方面的经营理念,总结梳理成新的商业趋势、消费升级时代的新商业机会和企业转型升级方法论三大方面,分享给濮院企业家。  “如果你还不懂如何利用互联网,那么这个快速变革的互联互通世界里,你的生存模式将逐渐被边缘化。”“你要知道,擅长组合钢筋水泥的万达都拿起了鼠标搞电商;鲜桃、荔枝等易腐败的生鲜商品竟也被农民搬到淘宝叫卖;甚至连小区犄角旮旯里的个人摊位都联入了生活服务网站。”……讲座中不时出现的“金句”让在座企业家醍醐灌顶,也引发了大家的深思。  近年来,不少濮院企业也主动适应新趋势,踏上了以线下与线上零售深度结合为特点的“新零售”之路,喜歌实业就是其中一家。据喜歌实业(男装)电商部负责人李娣介绍,自2010年发展至今,喜歌实业旗下的男装品牌杰尼威尼、利鲨、G·O及女装品牌悦衣美萱已在全国布有1500多家直营店。2016年开始,已在线下销售稳扎稳打的喜歌实业也在线上辟出了一条新路子。  “目前我们在天猫和唯品会上都有自己的零售平台,与线下进行差异化销售。”李娣告诉记者,去年,喜歌实业线上销售额已突破2亿多元。“虽然相较于线下销售额,这个数字还只是一个小头,但我们也会继续摸索,这次的讲堂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思路,解答了很多疑惑。相信在‘数字濮院’建设大潮中,我们在新零售道路上的步伐也会迈得更快更轻盈。”  “濮院的发展离不开企业的发展,企业的发展也需要政府的服务,‘梅泾学堂’就是我们为企业搭建的一个服务和学习的平台,希望通过这堂课能为企业家带来全新的思考与认知,主动拥抱未来,在打造‘智能制造’引擎上下功夫。”濮院镇党委书记苏伟明表示,接下来,该镇将深入开展“三服务”活动,在企业科技创新、人才引育方面给予更多的政策支持与对接帮扶,进一步完善濮院发展的大环境,加快实现智能制造的新目标,构建智能制造的最优生态环境。




(www.oojbs.com_www.oojbs.com-【会员开户】)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oojbs.com_www.oojbs.com-【会员开户】SEO程序: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中软国际18年纯利增26.6%至7.16亿元末期息2… 索帅曼联进入瓶颈期!穆里尼奥的预言要成真了? 深爱你的男人,不会总让你等 大帝生日惊现最强撞脸怪!库里不打球去伴唱了? 乘联会:3月第一周乘用车零售同比增长-25% 摇滚歌手内田裕也去世妻子树木希林过世仅半年 胜利表示没有性招待:我错了不应该混一起做事情 潘功胜、戴相龙、姜建清激辩地方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 诺奇去年度亏损扩大至1949.6万人民币不派息 MVP榜:字母哥超越哈登成第一库里排名第四 野心比灭霸还大!迪士尼拿下福斯大IP将如何发展 野村:吉利汽车目标价升至22元维持买入评级 60+紧追老流氓+队史得分榜霸榜!快!膜拜登神 韩军误射1枚造价890万元导弹系维修工忘记拔线所致 花滑世锦赛隋文静/韩聪时隔2年夺冠彭程/金杨第4 陈伟霆穿简单白T打扮随性背起外甥举高高很有爱 州参议员提议MTA董事会设乘客代表 MONGOLMINING拟发行有担保优先票据 拼多多第四季度经营亏损超20亿元股价大跌17.45% 波音CEO终于打破沉默:就坠毁事件评论反复强调安全 流量明星影视神话破灭中年演员\"第二春\"来了? 花旗:雅居乐目标价升至11.57元维持中性评级 毕书尽心碎BigBang少人“不做让家人失望的事” 埃航坠机3天后,全球371架波音737MAX全部停飞 日本发布东京奥运会机器人计划将用于服务赛事 三星正进行5G业务并购目标2022年占20%设备市场… 郭國文:台灣過更好生活VS走向中國看中國臉色 港交所有望成为“超级大牛股”股价大涨2%创1年高位 “职业打假”竟成产业链与电商商家“猫捉老鼠” 美团亏损为何停不下来?总习惯于将所有筹码全力下注 高准翼:磨合短防守不默契不可能让蒿俊闵去硬拼 真正的放下:心里不再想着他 美国贫困率维持高位贫富差距持续扩大 美银美林:安踏体育目标价升至57元维持买入评级 离岸人民币贬值失守6.72关口日内贬值近200点 好莱坞明星行贿50万美元送女上名校却引女儿不满 山西乡宁山体滑坡失联人员全部找到共20人遇难 13中13拿29+14+5断!哥伤病归来后仍是准状元 准状元已经心有所属?他表态很乐意为这队打球 DavidWebb唱空金蝶国际直指其为泡沫股票(全… 哈登年度十佳级crossover!对手被晃得转了个圈 电竞行业冰火两重天:热度高而变现难 融360被315点名股价跳水 值得收藏的核心力量练习方法 群演权益无保障?唐国强:建好平台“精准扶贫” 人保投控总裁刘虹被查:已任职12年曾兼华闻控股总裁 《复联4》众英雄新战袍亮相惊奇队长也现身 雅诗兰黛起诉网易考拉:要求停止侵害商标权赔120万 平安CIO陈德贤:股票权益类投资不追求做第一大股东 第13届亚洲电影大奖:《小偷家族》捧回最佳影片 花旗:OPEC+巴库会议让布伦特油价可能达到每桶75美… 身陷桃色丑闻!华纳兄弟CEO凯文·辻原辞职 腾讯因不正当竞争受行政处罚:罚款5万元 印度与非洲17国举行联合军演扩大在非军事存在 胡一天事件女主时隔一年澄清:他没说沈月不好 启迪控股股权变更与雄安集团、清华大学等合作 全新iPhoneXI新概念图出炉摄像头奇葩设计丑爆… 没正形的邓老大爷又去练拳击!这浓重的朋克风 神吐槽:好男人西蒙斯遭查岗詹娜怕他去绿衫军 美团点评三连挫后反弹逾5%大行维持买入评级 这个拥有2000万会员APP涉传销被罚连马云也躺枪 大逆转!半年报亏损的香飘飘全年盈利3个亿 海信空调副总经理鹿红伟:智能空调行业占比仍待提升 沃尔沃称插混市场被低估2019年销量占比将达20%至… 英国请求将脱欧延期至6月30日欧盟:有严重风险 日本冲绳县知事要求政府暂停美军基地搬迁施工 瑞信:时代中国目标价升至17元维持跑赢大市评级 埃塞航空七日祭:一份仍未齐全的遇难者名单 甄子丹暗示《叶问》还没终结称电影可以有新组合 纳指上涨1%苹果推动道指涨逾150点 郭京飞回应苏明成打朱丽:这哥们儿真的无可救药 多倫多街頭這些隨處可見的雕塑可“不簡單”啊! 2022年在华销量目标下调8%?日产回应:新中期事业计… 响水爆炸前后航拍对比:核心区半径500米建筑被毁 阿里云开启下一个十年将成为阿里巴巴“技术底座” 欧冠8强一览:尤文曼联大逆转英超4强全部晋级 伊朗战略运输力量受损:珍贵大飞机在地面受到重创 勇士搬进新家首位对手确认!10月6日詹皇将降临 桑塔纳Jay-Z等音乐人将献唱本年度伍德斯托克 選前衝刺為柚價謝龍介郭國文再互嗆 海天跌逾2%去年经调整纯利挫一成三 日本2018年家庭金融资产时隔10年减少 罗志祥快闪台北市区开直播让歌迷野生“抓猪” 最理想后辈榜单公布大谷翔平桥本环奈分获榜首 意大利前总理致信李玉刚邀请演出《昭君出塞》 锋线大将归来希丁克喜上眉梢张玉宁表示伤无大碍 CDF洞察|格林伯格:一个真正了解中国的美国人 美媒:停飞737MAX将令波音损失数十亿美元九牛一毛 勇士赢了!没想到,他成了最尴尬的人! 花旗:晶苑国际目标价下调至6元维持买入评级 浓眉休息魔术下必杀令三节领先30+继续追热火 周鸿祎:要和徐小平一样有“合伙人”概念 响水爆炸事:苯胺类浓度超标39倍关键在防废水入黄海 刘源向母校首都师范大学赠书:漫忆父亲刘少奇 交银国际:龙源电力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6.75港元 Lyft安抚IPO投资者:公司长期毛利率可达到70% 普京接班一幕重演这个邻国正在发生历史性变革 郑爽接受采访大赞男友张恒:和他在一起很简单 哈登准三双保罗13+11火箭轻取老鹰再获三连胜 金墉辞职后迎来新掌门马尔帕斯:将世行带向何方? 深击|锤子生态链梦碎:中小手机厂商的野望与败局 大众云业务转投微软:汽车制造商对亚马逊也有所担心 金风科技挫近4%每10供1.9股集资逾47亿元 多电商所售宝宝霜被指含激素及检测报告造假已下架 肯-格里芬:亚马逊撤出纽约令人心碎我也不想来了 网易考拉加拿大鹅鉴定结果出炉杭州滨江市监局:正品 尼日利亚楼房坍塌致至少10死州长:楼房本应拆除 前两月房地产投资超1.2万亿商品房销售面积下降3.6… 直击|百度张亚勤退休BAT都在推崇管理队伍年轻化 枪案已致27死新总理:这是新西兰最黑暗的一天之一 Lyft计划3月28日进行IPO定价3月29日挂牌交… 索帅输球后批曼联球员:你们退步回穆里尼奥时代 球迷热议国足负泰国:找个大师看看场面比1-5更惨 周鸿祎:要和徐小平一样有“合伙人”概念 在岸人民币升值收复6.67关口创去年7月以来新高 从陈露到羽生结弦!东方舞者打破欧美音乐的尝试 上海两部门连夜调查“智子盒子”搜集个人信息事件 不仅发手机还发洗衣机脱缰的红米与小米就此别过? 国航3月31日起实行国内客票退改手续费新标准 香港楼市真的复苏了? 愛與包容!氣爆案菊市府告邱毅 高市府決定和解 名爵6新能源TROPHY版官图,于四月上市 Facebook:已删除150万条新西兰枪击案视频 俄军在波罗的海沿岸部署S400瑞典智库:没那么可怕 顶呱呱回应315曝光资质挂靠服务问题:已责令即刻调查 彭昱畅在线送鼓励劝粉丝认真上课别学小蒙总 美国航管局揭秘为何此时停飞737MAX:刚刚收到新证据 连续10年坐在总理旁边的女翻译(图) 微信又出手了!对非法发放贷款的用户做出专项清理 李克强下月赴欧盟进行新一轮中欧领导人对话 中海油去年底净证实储量达49.6亿桶油当量创新高 腾讯云服务2018年营收91亿元同比增长超100% 幕僚開會翹腿又抖腳韓國瑜發飆 LyftIPO已获得超额认购估值或超过230亿美元 重磅!奥迪正考虑增持在华合资企业股份 美媒评选现役前十控卫:欧文威少居前三保罗第7 联合国总部要搬迁?辟谣:联合国未讨论过搬迁总部 中脉内衣不仅能够治疗几十种病还能提高怀孕几率? 西湖大学最大规模全球揽才千余份简历申请大部分来自海外 进军医疗行业后,人工智能对亚马逊意味着什么? 卫健委派出第三批专家赴江苏指导医学救援工作 谢娜与章子怡海边\"比武\"佯装被一掌打飞欢乐多多 联合国:向江苏响水化工厂爆炸受害者家人表示慰问 马斯克披露特斯拉新款电动皮卡车预告图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事件结果:责令重组学校董事会 是否會面劉結一?韓國瑜:尊重當地的安排 B站商标被A站注册?AcFun:已申请注销需2-3个… 米老鼠真当老大了!迪士尼收购21世纪福克斯X战警成小… 长安CS75PLUS申报图搭载1.5T/2.0T动… 富力地产:2018年全年营收768.6亿元同比增长30… 韦德刚做了一笔贼赚的买卖!换球衣玩出新花样 波士頓周末玩樂情報|3月22日-3月24日 时隔五年再修“选官”条例这些情况被明令禁止 身材丰满不是\"幸福肥\"关之琳自嘲没人追狂吃发泄 中国超3亿人有睡眠障碍成年人失眠发生率近4成 朝鲜双人滑创世锦赛最佳战绩憧憬2022要夺冠? 公安部:中国公民人均通关查验时间减至45秒 新西兰枪击案已致30死凶手宣称是特朗普支持者(图) 华润医药:华润双鹤18年度净利增长14.95%至9.6… ColorOS再升级OPPO意欲推进软硬服一体化战略 一成首付购车:“先租后买”藏违约风险 华为电视四月发布,还带双摄?相关人士称不予置评 此地两天3个“一把手”落马俩人是老相识 农业农村部:21省份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江苏生态环境厅:盐城爆炸现场甲苯和二甲苯未超标 以毒攻毒?阿里将上线“二哈”防骚扰电话应用程序 习近平会见意大利众议长菲科 无锡警方通报假星巴克咖啡案:10余人被控制涉案千万 晶苑国际下跌8%野村指短期内盈利难见复苏 美的推出新品牌\"布谷\"家电企业如何玩转多品牌战略 大众CEO:甲壳虫将永久消亡更不会以电动车形式出现 變性大兵的翻轉曼寧 腾讯控股:2018年净利润787.2亿Q4实现净利1… 美联储暂停加息!鸽派超预期两大信号透露未来走势 英国囤积大量卫生纸防备“硬脱欧”后撕旧报纸 野村指香港中华煤气业绩符预期估值昂贵股份续升2% Lyft称将努力降低保险成本并率先推出无人驾驶的士 皇马也有人情味!为弃帅提供3份好工作:你随便挑 花旗:建滔集团目标价降至35.6元维持买入评级 美军方高官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论”国防部:坚决反对 中国自动化去年度亏损大幅收窄不派息 生态环境部:2月京津冀及周边优良天同比降21.8% 《滚滚红尘》导演日记曝光揭林青霞秦汉分手秘辛 赏之味再挫近7%上市后连跌三日 西雅圖買房六大黃金區域解讀!哪個區域的升值空間最大? 国乒主力阵容出战小世乒赛“卡塔尔魔咒”要提防 石药集团跌逾2%医保药品目录更新纳罕见病 索帅碰巴萨依然自信:这次要赢劣势?看看巴黎 美军将派出“幽灵舰队”靠它击落中国高超音速导弹 15年第1个中锋压哨绝杀!约基奇的第1次太逆天 特朗普否决国会决议维持国家紧急状态 新京报:奔驰宝马集体降价减税降费传导效应显现 蔚来回应“销量作假”与“大幅裁员” 北美销售增长令人失望耐克股价盘后大跌近4% 美代理防长提交巨额军费预算再炒“中国威胁论” 澳博控股:待发布附属批给合同事项上午停牌 上海“博学流浪汉”回应“吃空饷”:系病假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