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rks.com_申愽管理网入囗【官网】脱口秀(字幕版)

社友网

2019-07-17 13:40:03

字体:标准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责任编辑:www.88rks.com_申愽管理网入囗【官网】脱口秀(字幕版)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在Kenzo工作八年后两位联合创意总监Leon和Li… 小米集团6月以来累计8日回购股份涉资6.26亿港元 42岁!衬衫+西裤!折叠背扣!给卡特跪了(gif) 多多和吕思清儿子四手联弹黄磊自豪分享:棒棒哒 同程艺龙股东配股套现6.8亿元 今晚德拉基将发表重要讲话市场期待欧央行降息线索 奥林匹克与中国:一种无与伦比的邂逅 美国商务部长称美联储上次加息“时机不成熟” 爭2020大選提名戰川普民主黨愛州大會師 怼完王小川孙宇晨怼王思聪:拼爹的还敢骂靠自己的? 微整形店慎入别把自己的脸当黑作坊试验田 长达十年的蓝筹股慢牛行情已经开启请坐好、扶稳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预计欧元将在未来几个季度走高 联邦快递将不再为亚马逊在美国提供快递服务 张忆东:伟大都是熬出来核心资产有望被砸出黄金坑 盛夏活动即将光临,来丹佛时尚街区收获今夏的欢乐! 富有层次感宝骏CN220C内饰谍照首次曝光 婦跌倒右手撐地手骨折變形 微創手術後隔天即能提筆 北约50余艘舰艇云集波罗的海举行大规模海军演习 韩国民众向青瓦台请愿停止YG所有艺人活动 科学家或发现首个黑洞吞噬中子星的证据 东风风神新车曝光提供多项驾驶辅助功能 友人怀念导演彭小莲:在深夜里还坐在黑暗中想她 用不当的办法教训熊孩子,中餐老板被控多项重罪 嘉年华四日累跌37.5%后现随市反弹20% Pilot可擦彩色中性笔套装7色0.7mm 韩国18岁母亲多日酗酒不归7个月女儿饿死家中 《旧金山纪事报》湾区四月30张最佳照片,一张照片一则故… 外媒:美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辞职疑与家暴案有关 宋钟基跟班同“哈佛骗子”公布恋情?金玟锡:我们只是要好… 万字好文|重回恐龙灭绝的那一天 A型血秒变O型血!肠道细菌酶有望解决输血难题 李玟自曝左腿有缺陷曾被医生警告“不能跳舞” 美国商业周期见顶美联储会议将极其利好黄金 英国今年商业投资预计下降1.3%创10年来最大降幅 雪莉时隔两年回应吸毒传闻:我可以拔头发给你验 购买明星周边后商家失联粉丝经济交易乱象谁担责 注意新规!9月车保又要大涨?ICBC准备实施附加险! 汤神受伤库里球怒砸地板!瘫坐在地两眼迷茫 章子怡微博改名后首次发博:我现在是大V了 民调数据出师不利说翻脸就翻脸的操作很特朗普 膽、腎、膀胱、尿道與牙齒都會結石,聽過心臟也會結石嗎? 欧文霍福德都走绿军凉了?已锁定三球星补强 演讲会上英国高官掐脖红衣女子:称担心其或携带武器 日本第一季度GDP增速略超初值得益于资本支出上升 江城少年马术赛场展英姿 乐视影业股权流拍:世茂·工三第三度开拍仍无人报名 沃尔玛提交97项无人机专利申请连续两年高于亚马逊 琼瑶:“鑫涛,你解脱了!我,也放下了” 德克计划恢复训练退役后胡吃海喝怕身材走样 吉利汽车与LG化学建合资公司:生产销售电动汽车电池 匈牙利游轮倾覆已致25死沉船曾在水下多次旋转 印度直升机被己方导弹击落2名军官或被送军事法庭 著名苹果分析师:iPhone将在2020年上马5G 或7月亮相718BoxsterSpyder发布预… 不做水肿孕妈妈 国际在线总编辑范建平出任新成立的央视频公司总经理 房企贴身肉搏销量降近四成这地房协下“止跌令” 香港赛林高远4-1梁靖崑决赛与张本智和争冠 一初创企业吐槽FacebookCalibra抄袭其L… 中国重汽扬近8%暂三连涨累升11% 多伦多几所高校爆出炸弹威胁,涉及10的校区,统统关闭! 沙特将于12月开始对含糖饮料征税 外交部发言人今天为何没打领带?陆慷:有特殊安排 呼吸空氣都會胖? 中醫茶帖治虛胖 捷克亿万富翁拟收购德国零售商麦德龙集团 上海金融局郑杨:推动上海地方金融监管条例尽快出台 Libra诞生2天后Facebook敲定第一场监管听… 垃圾未合理分类被城管局开出拒运单?海底捞喊冤 扒一扒|王朝在竣工前坍塌!勇士这些年经历了啥 2019全球最佳航司出炉:海航等3家中国航司入选TOP… 快狗打车被曝\"裁员50%\"回应:属于正常人员流动… 萨里:阿扎尔可以改变比赛但他会导致防守问题 《筑梦情缘》剧本三度改稿力求真实行业精神受赞 标准资源折让约32.96%2供1筹2875万元 盼能集體對抗科技巨頭平台美媒體向國會請命 贝拉被指歧视中东航空公司发声回应称是无心之失 主力资金净流入173亿元龙虎榜机构抢筹2股 美空军演习调用F-35“扮演”歼-20 加拿大两艘军舰穿过台湾海峡加国防部称是正常操作 戴姆勒因排放问题被命令召回60,000辆梅赛德斯汽车 网曝曹云金朋友圈半年间频晒娃从不秀恩爱 数据解读日乒成绩背后:新人涌现虚假繁荣为本质 戳穿一个最无知的谎言:中国人在国外无法融入主流社会? 全美各州教育水平大比拼,你最爱的加州竟然没进TOP10… 美国|特朗普73岁生日这天,美国人却用这种方式怼他… 赵本山21岁女儿晒近照,减肥50斤的她变漂亮好多 杭州二孩妈妈晒暑假日程表网友:看了可以避孕 警告:LIBOR将退出市场 台官员叫嚣大陆渔船“越界”必抓网友:民进党欠教训 房企频现卖资产“换仓”还是债务兑付? 重磅!欧文决定跳出合同下一站篮网还是湖人 中国外长谈海湾地区局势:说了三个\"坚定维护\" 传比特大陆将恢复IPO计划:改赴美IPO最早下半年进… 8天4次回购小米自救需摆脱手机依赖? 大湾区人才注意政府补贴个税细则已出台 龚琳娜厦门献唱“24节气歌”专场音乐会“等了9年” 梁咏琪晒与好友杨采妮合照肩挨肩灿笑心情好 枫叶教育获主席兼CEO任书良两日增持419.6万股 郭涛12岁儿子石头近照曝光,文质彬彬帅气十足 69天日不落挪威夏日岛欲成全球首个“无时区” 大和:信和置业升至买入评级维持目标价15.9港元 伊能静晒平坦小腹照否认怀孕:很遗憾我没有 悬浮中控屏加身别克新昂科拉内饰首发 雷诺董事长:与日产关系已经恶化加强双方关系为首要任… 24:23险胜对手波黑男子手球队首次晋级欧锦赛 立基工程控股获主席黄镜光两日增持139万股 欧洲多国加强军工产业合作20年内推出新一代战斗机 曝曼联引援预算只有1亿!索帅买人还得先卖人筹钱 所罗门群岛是否与台当局“断交”?下月7日将有线索 菲亚特和雷诺正设法恢复合并计划 《新说唱》2019定档6.14吴亦凡:凭本事拿项链 演员金玟锡朴宥娜恋情曝光?男方否认:只是好朋友 炒鞋仿鞋鬼市:“限量球鞋”成本不过百元十倍售卖 毕业后最赚钱的大学专业有哪些?前10名没有计算机 新西兰克马德克群岛发生7.2级地震震源深度20km 陕西通报\"跨省举报巨额招待费\"三个细节值得关注 林加德发粗俗视频惹索帅不满归队后将找他面谈 四川地震局:宜宾地震为天然地震非人工干预 快讯:中国金控暴跌62%昨尾盘飙升432%市值暴涨4… 宜宾警方:网传裸体视频非此次地震造成,发布者将被逮捕 篮网招募隐藏王牌!他和欧文KD同一经纪公司 特朗普又折损了一员大将伊朗却高兴不起来 国内千万级机场竞争愈演愈烈民航精细化运营已至 CESAsia无缝对接双创周中国硬科技创新与日俱增 役所广司与张静初和林柏宏合作电影挑战最高峰 高考刚结束“东风快递”又有大动作 北京今日小到中雨送清凉最高温25℃下周热力十足 斋藤飞鸟哲理发言引热议高颜值美少女惹人爱 超算全球500强联想再登顶中国阵营力压美国 nova5系列发布会直播 夏天更要控血壓!防中風、心肌梗塞,3體質必知5大保養守… 研究生涉嫌侵犯名誉权向邓伦公开致歉获对方谅解 中国央行5月末黄金储备798.25亿美元 卡纳瓦罗:有关恒大伤病不要造谣上港夺冠不是偶然 李艺彤新剧演超级学霸直言剧中谈恋爱\"非常紧张\" 半场-杨旭破门后伤退后防数次遇险国足1-0塔吉克 过年了!A妹麦莉打雷姐或将合作点赞网友爆料内容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你的十年功可能可以给你带来的更… 违抗“不人道”的州令密苏里州最后一家堕胎诊所正在挣扎 埃里克吉赛尔斯:智能咨询为小白投资者提供潜在收益 摘得4连阴机构:英镑更大抛售恐至 Uber准备用无人机在美国送外卖:今夏从圣迭戈开始 北京将启动新一轮医改职工住院报销封顶提至50万 阿扎尔告别信:离开切尔西很艰难从小就梦想皇马 日本首相41年来首访伊朗安倍正式开启访伊行程 太兴集团午后升幅扩大至9%主动买盘六成五 民进党初选落幕蔡赖还“配不配”? 眼睛乾澀、紅腫呂大文醫師:點有這2種成分的眼藥水最有… 建业U23政策新解会是他?土伦杯3战铲断率达100% 比癌症更可怕!107年國人十大死因中有5個是這個疾病引… C罗邀请拉莫斯去尤文图斯?皇马队魂亲口回应了 王健林重返足球场万达2月内在3省宣布投资文旅城 热身赛-陶强龙传射建功U20国青4-2再胜巴勒斯坦 曝曼联引援预算只有1亿!索帅买人还得先卖人筹钱 他1周内被绿军骗了2次!安吉就这么对待忠臣的? 226+250+312!锡安在他面前像孩子,绿军淘到宝 《最好的我们》否认票房造假:将举证以示清白 新垣结衣31岁庆生照美翻网友探头甜笑被赞少女 暗访微整形速成班乱象:无任何从医资质年赚百万很正常 昔日央视标王落寞破产孔府宴酒资产1.33亿元起拍 《都市侠盗》男星加盟《隐形人》画风变恐怖片 曝Model3日产量约为700台未达到马斯克设定的… 5月外贸数据出炉这份成绩单出现了三个“意外” 总冠军竞争湖人进场!猛龙仍大热勇士掉队? 博士伪造12306购票短信携女友逃票40次被行拘 海南官方回应维也纳酒店“崇洋媚外”异议 全球交通拥堵城市排名:北京位列30不是中国最堵 阿里也要“高送转\":刚宣布拟1拆8真为备战港股上市… 中国联通:A股每股分配现金红利人民币0.0533元 Daiso专业化妆工具清洁剂80ml 预告-20时直播热身赛中国男足VS塔吉克斯坦 中智行公布自动驾驶战略:2年后推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 名宿:兰帕德若执教切尔西该请穆里尼奥当助教 NASA计划2020年开放国际空间站旅行费至少这个数 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正式成为哈萨克斯坦新总统 友臣肉松饼、小白心里软、良品铺子、上好佳都在这里了!… 油轮遇袭后日媒忧心忡忡 曝雷诺日产联盟部分部门正在裁员甚至撤销关闭 菲亚特克莱斯勒将与Aurora合作开发自动驾驶技术 5G正式商用五问5G“民用”热点 福建漳州三座大桥的“大”字拟去掉:民政局称其刻意夸大 野村:料下半年销售复苏维持英皇钟表中性评级 格兰仕3天发7篇声明怼天猫:将建同类商家群 日乒赛刘诗雯胜平野进决赛国乒提前包揽女单冠亚 韩网爆权志龙在yg公司的营业利润占比,网友:一个人撑起… 芯片初创公司Barefoot被英特尔收购:腾讯阿里曾投… 健康看臉就知道?從痘子、斑點、痣色澤看出你的飲食異常問… 孙宇晨:区块链支付取代电汇系统是人类的一大步 山西介休网红市委书记离任获上级高度评价:兑现了承诺 电脑要卖不出去了?微软等联名反对美加征对华关税 斯坦福招生腐败案收钱教练被判了!刑期一天 中国航天科技产品亮相巴黎航展 美入籍率、绿卡申请均创5年内最高批准率高达98%!8… 特蕾莎-梅的漫长谢幕 皇马暂停狂购开始清洗模式!1.2亿卖3人贝尔谁要 买会员仍被插广告苏大学生状告爱奇艺获赔30元